重庆同志_重庆同志会所_重庆GAY公益网站 QQ:672836939
 找回密码

重庆同志_重庆同志会所_重庆GAY公益网站

三男一宅:亲爱的,我想把你写进配偶栏

2017-5-25 16:0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91| 评论: 0

摘要: 亲爱的,我想把你写进配偶栏|南都周刊 封面报道  “花了15年,我终于携爱人同志和儿子回家过年。”从广州到南宁,高铁只要4个小时,而这一条回乡路,他们走了15年。文:陈显玲 赵子坤|摄影:孙海  20年前,1997 ...

三男一宅:亲爱的,我想把你写进配偶栏

三男一宅:亲爱的,我想把你写进配偶栏

亲爱的,我想把你写进配偶栏 | 南都周刊 封面报道

  “花了15年,我终于携爱人同志和儿子回家过年。”从广州到南宁,高铁只要4个小时,而这一条回乡路,他们走了15年。

文:陈显玲 赵子坤 | 摄影:孙海

  20年前,1997年11月30日,一个深秋的傍晚,他就站在五羊新城KFC餐厅对面——打量着帅气的Joe,站在紫荆花飘落的树下——那一眼,牵出了两个男人二十年的相爱和“婚姻”,还有他们的儿子Jack。

  三男一宅,他们过着普通的日子,也在互联网上敞开着客厅,中国式同志家庭,这个标签使三男一宅在时代变迁中,过出了独特的象征意味。

🌈
初见

  初见时分,Tommy是南方某媒体年轻记者,刚刚写完记录变性者生活的报道。

  当时性少数群体的故事极具猎奇性与冲击性。鲜有人知道,Tommy属于这个群体。

  在南方一家小工厂打工的Joe,来自农村。在报摊上看到Tommy的文章以前,Joe并不知道,有人和自己一样,喜欢同性。

  21岁的Joe早已和见过几面的同乡女孩结婚,妻子已有了身孕。

  婚后,迷茫的Joe看到报道,决定找作者Tommy聊聊。

  写信的人很多,Tommy莫名选择了Joe。20年后回忆紫荆花树下那一幕,觉得是“缘分使然”。

  那是同性恋潜行隐蔽的年代,广州中山四路和北京的酒吧,他们在午夜时分走上街头,寻找同类,偷偷释放内心的渴望。

  早在1957年,中国的有关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同性恋构成流氓罪,到1990年5月17日,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,这一天后来成为“国际不再恐同日”。

  Tommy和Joe相遇的1997年,对中国同性恋群体来说,有着分水岭一般的意义。

  1997年,新《刑法》取消了旧刑法里的“流氓罪”条款,司法审判不再按“流氓罪”来惩罚同性恋行为,这被认为是中国同性恋非刑事化的一个标志。

  见面当天,Joe回家就向妻子坦白自己的性取向,他不愿耽误妻子,随即协议离婚,和平分手。

  Tommy常感慨自己的幸运,遇到对的人,还得到了上天给予的最宝贵的礼物——Jack。

  Joe和前妻的儿子——Jack出生第三天,Tommy在医院看到了他。孩子身上的胎毛未褪,原本不喜欢小孩的Tommy抱着“毛茸茸”的Jack,觉得“好温柔”“很温暖”。

  Jack两岁时,Joe把孩子接到身边和Tommy一起抚养。这个孩子使得Tommy和Joe如家庭般捆绑在一起。

  Tommy一年内写了几十万字,在广州买了房子;而Joe放弃了工作,照顾家里和小孩。

  从此,开始了“三男一宅”的故事。

🌈
向儿子出柜

  Tommy记得那一天:2008年8月27日。

  下班回来,开门的Jack问出一句让Tommy瞬间血液凝固的话:“爹地,你是同性恋吗?”

  Tommy被“突袭”搞得紧张,Jack却像恶作剧成功一样,倒在沙发上乐不可支:“哈哈,老爸都跟我说了,你们都是同性恋。爸爸说你很爱他,是不是啊?”

  Joe在旁边上网,Tommy看看他,他很平静。这是他策划的一场向儿子出柜的活动,Tommy设想过无数次,没想到鸿沟一样的出柜,轻轻松松就跨过了。

  Tommy又看看Jack,他躺在沙发上又开始玩他的PSP,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。

  Jack谈起自己家庭时,他觉得“没什么特别的啊,就多了一个爸爸,很疼我,就一起生活咯”。从两岁起就和老爹Tommy、老豆Joe一起生活的孩子,对于两位老爸的关系看得很自然,“自己喜欢过得开心就好了啊。”

  在两人向儿子出柜的2008年,同性恋也空前集中地出现在具有观察意义的新华社报道中。当年新华社关于同性恋的报道超过15篇,包括同性恋可能与基因有关,也包括“宽容同性恋就是宽容我们自己”的评论。

  也是在那一年,新华社专门撰写英文报道,介绍北京最大的同志酒吧“目的地”。LGBT人群视此为官方对这个群体的公开正名。

 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,国外的代孕机构开始接到来自中国的LGBT群体的订单,越来越多人希望效仿三男一宅,在同性婚姻之外,养育下一代。

  Tommy自感幸运,从Jack上幼儿园,到读大学,他和Joe基本上没有缺席过孩子的重要场合:一起去送Jack上学、开家长会、帮住宿的孩子铺床铺、和其他家长交流经验……

  Jack也都会大大方方地跟同学介绍:一个是老爸,一个是干爹。

  无需遮遮掩掩,Jack反而感到轻松,也从未感觉到有来自外界的异样眼光:“我也挺好奇为啥没人问过,其实也并不会很关心别人的家庭情况吧,反正我到现在都没被问过你老爸们是不是……”

  Tommy觉得儿子属于“晚熟型”,心眼单纯,能毫无芥蒂地接受老爸“出柜”,也是因为从小的感情基础打得好。

  如今,Tommy会给众多来取经的爸爸们建议:“10岁左右,是向孩子出柜的最好时期。早了他不能理解,晚了让他自己去意识到会比较被动。”

  Jack眼中,两个老爸性格很互补,对他都是“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红脸”,也会为芝麻大的事情吵架,常常是因为自己。

  生过气后三人会坐在花园里,边吃早餐边把话说开,一顿茶的工夫就又和好了。

  网络上反同人群中总有这样的疑惑:同性恋会传染的,在这种家庭生活的小孩怎么可能“正常”?看着Jack长大的三男一宅的粉丝们也时常在微博下留言,关心着这个大男孩的感情生活。

  Tommy像所有关心青春期孩子的父亲一样“八卦”Jack有没有谈恋爱,直到确认儿子喜欢“长发女生”,但前提必须是“女孩接受我的家庭情况”。

  如今已经上大学的Jack不常回家,Tommy和Joe给他换了新床,拍了照片发在微博,期盼儿子多回来陪陪老爸们。

  眼尖的网友发现了床上那个熟悉的“二次元美少女”,长头发的。

三男一宅:亲爱的,我想把你写进配偶栏
三男一宅的温馨日常生活,吸引着数以千万的粉丝在网络上围观
这是两位爸爸第一次同意Jack出现在媒体镜头里

🌈
15年,通往父母的出柜路

  如果说对儿子出柜让Tommy感到轻松,那对父母出柜,让父母接受自己的同性爱人和孩子,三男一宅走过了15年的艰辛路。

  破冰之旅发生在2016年年初。

  寒潮来袭那天,Tommy途经家乡邕城,抽空回家时,他跟父母说,春节打算带Joe和Jack回来过年。

  母亲看起来挺高兴,唠叨着不知家里被子够不够,床睡得下不,父亲也频频点头:回来就好。

  这一句“回来就好”,Tommy等了15年。

  出柜打算始于2001年,两人感情稳定下来,买了房子,接来孩子,日子逐渐走上正轨。

  Tommy内心的愿望愈加强烈,希望得到父母的接纳,于是打算把父母接过来过年。他们统一口径,说两人是好朋友,Tommy认Joe的儿子做干儿子。

  自小听话的Tommy认为,只要看到自己幸福,父母不会再说什么。

  然而,事实并不如愿,离开前一晚,父母对Tommy进行了逼婚,并愈演愈烈。

  有一次,Tommy父亲对Joe说:“你是结过婚的,有儿子了,我们家阿娃还没结婚呢,你就不要跟他在一起了。”这让Joe心生内疚。

  那段日子,两人最害怕就是家里的电话铃声响起。

  2003年,Tommy回家过年,母亲带他回老家祭祖,甚至带他去拜神婆。神婆告诉他是女鬼附身,需要做法事赶走女鬼,才能安心交女朋友。

  “我忍无可忍,当场就发作了——你们才发神经!我不要做什么鬼法,信不信我把这里砸了!”那一日,Tommy决定向父母出柜,并坦陈自己已经有了伴侣,就是曾经在家里见过的好朋友Joe,“我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好”。

  父亲青着脸不作声,母亲只是哭。家里空气如窒息一般,无论如何呆不下去了,Tommy收拾行李匆匆离开了家门,回到Joe和Jack身边。

  沉默了半年,Tommy父母的电话又来了,执着地催他结婚。

  父亲说,不管事业多成功,没有结婚成家就是失败的。而那次母亲的爆发,让Tommy彻底清醒过来。

  隔着几百公里,Tommy仍然感受到母亲的咬牙切齿:“你不听我们的,我买包老鼠药去广州,把你们毒死我再自杀!”

  那又是一个“血液几乎凝固”的瞬间,Tommy知道,不能再抱任何幻想试图去改变他们。不能再硬碰硬。之后Tommy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法。

  经过漫长的冷战之后,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给父母讲些Jack的故事。Jack上高一的时候,他把他们一家三口在学校的合照发给了父母,照片中Jack个头比两位老爸都高了。慢慢地,Tommy再与他们交流时,他们也开始偶尔问起Joe和Jack来。

  2016年春节,Tommy写下《花了15年,我终于携爱人同志和儿子回家过年》,在朋友圈刷了屏,朋友纷纷留言:这一天,真不容易。

  从广州到南宁,高铁只要4个小时,而这一条回乡路,他们走了15年。

  平淡的年关,终于有了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  三男一宅,成了LGBT群体里知名度最高、他们最羡慕的同志家庭。

🌈
三男一宅

  2005年1月11日,“三男一宅”第一次在一家博客网站上出现,数月后转去了同志网站“阳光地带”(boy sky)——中文互联网上最早的同志网站之一。

  从读书时就喜欢写东西的Tommy,抱着记日志的心态写下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琐碎,像全天下喜欢“晒娃”的家长一样,记录着Jack成长过程中每一个的细节。

  也是在那一年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调查》播出了一期介绍同性恋的节目——《以生命的名义》,这是我们国家电视台首次进行的同性恋报道。

  记者柴静问艾滋病干预专家、原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皮肤科主治医生张北川教授:“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?”

  他回答:“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,把生育当作是性的目的,把无知当纯洁,把愚昧当德行,把偏见当原则。”

  之后两年是Tommy写作高峰期,2007年下半年,Tommy去云南工作,和Joe开始长达十年的两地分居状态。

  2010年,新浪微博兴起,Tommy也以“三男一宅”这个名字开通了微博,最早的一条写于2011年1月1日:“新年第一天,突然想家了。立即订了机票,现在机场候机。晚餐赶不上了,那就消夜吧,好多人等我呢,开心。”

  Tommy常年离家,每个月回来一次,Jack住在学校,一两个星期才回家住上一晚。家庭主夫Joe一个人守着广州名为“流星花园”的住处,静看四时花开花落。

  Tommy和Jack的每一次归来,都是他的节日。

  “三男一宅”的微博开了六年,去年阅读数超过3000万,超越99%的微博用户。微博火了没几年后,微信公众号又冒出来了。

  2013年10月5日,Tommy在微信公众号上,续写了三男一宅的故事,开篇的题目用了当年博客时代的标签《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》。

  配图是一张三个男人坐在普吉岛的沙滩上的照片,但出镜的只有他们并排的三双大脚。

  一写12年,从广州到云南,从云南到泰国,直到今年初,Tommy调回广州接手新项目重返“流星花园”,这个备受关注的家庭,即将迎来20周年庆。

  早春时节,天气渐渐回暖,他们坐在花园里喝咖啡。常年奔波在外的Tommy终于改掉了多年不吃早餐的习惯,对Joe而言,则是多年一个人吃早餐的习惯改变了。

  张北川在纪录片中透露,据他的科研调查发现:有89%的同性爱者,他们曾经和正在希望,只有一个固定的伴侣。这是十多年前的数据,如今,正在逐渐成为现实。

  “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同志想要组建自己的家庭,这是一个趋势。”Tommy说。

  去年春节,三男一宅的粉丝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征集了超过100个同志家庭。群里很热闹,常常聚在一起讨论育儿经验,也有人担心这样“特殊”的家庭能不能抚养好孩子。

  Tommy常以Jack的例子安慰大家,只要用心对孩子,建立好的亲子关系,不用过多担忧孩子的成长。

  从博客写到微博,再到微信公众号,三男一宅在圈内的影响力逐渐扩大,也有不少关注LGBT群体的“直人”会熟稔地在微信留言中和“淘米叔”互动。

  网上走红也延伸到现实中,无论是去香港旅游,还是在广州逛街,都会有粉丝认出Joe,并到他们的公众号下留言。

  因为Joe在公众号上出镜最频繁,但Tommy,没有放过自己的正面照片。直到2015年的一次亲友会活动。

  已是媒体高管的Tommy和Joe应同性恋亲友会的邀请,参加了第八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,这是三男一宅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公开活动。

  “以前也接到过不少类似的邀约和采访,都一一婉拒了,一来那时Jack还小,怕影响到他的学习生活;二来主要也是没有做好准备,毕竟我还在体制内工作。”

  Tommy这次走到了台前,做了个PPT,用三个小故事——“两个异乡人的相逢”“三男一宅的由来”“向儿子出柜”,把近18年的经历做了简单的介绍,挑选了一些家庭合照做配图。

  “Jack的照片我们挑了小时候的,近期的没有放上去”,Tommy笑称男大简直72变,现在基本上看不出小时候的样子。

  站出来之前,身边很多朋友都劝Tommy要慎重,毕竟这跟写博客、微博不一样,是真正向公众出柜了,包括Joe事前也有些忐忑。

  倒是Jack,还是无所谓的态度。

  Tommy跟他说,等他明年上大学后,如果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,老爸们是支持的。

  Jack说没问题,还颇为得意地加上一句:“我觉得我是个成功案例。”

三男一宅:亲爱的,我想把你写进配偶栏
Tommy(左)和Joe(中)在20年的同性婚姻中,将儿子Jack(右)从两岁抚养到上大学
如今儿子比两个爸爸还高

🌈
我想把你写进配偶栏

  在三男一宅的大批拥趸眼里,他们一家确实是成功案例。就连很多同性婚姻家庭里的经济麻烦,在三男一宅也成了他们秀恩爱的承诺。

  2012年,相识15周年纪念日,Tommy和Joe与北京的朋友两口子一起,在丽江度过。

  玉龙雪山下,Tommy把一份承诺郑重地交给了Joe。那是Tommy亲笔写的类似遗嘱的声明,如有什么意外,他所有的财产交由Joe全权处理。朋友两口子作为见证人在上面签了字。Joe把这份声明装在镜框里,挂在广州家里卧室的墙上。

  在中国,虽不承认同性婚姻和民事结合,有同性恋情侣仍然选择“结婚”来庆祝以及确定伴侣间的关系,履行社会婚姻方面的内容。然而这种“婚姻”不具有法律效力,因此并不能处理类似于继承、财产权和社会保险等的内容。

  “我想,这是我能给他的最好的礼物吧。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。”Tommy的举动,是想给这个家庭更多前行的保障,实际上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Tommy已经上交了工资卡。

  困扰同性家庭的经济难题,在他们这里,悄然无声地解决了。甚至,Tommy偶尔写文吐槽家有霸道管家,自己经济大权早已沦陷时,留言中都是排队型般的“求不虐”“这波恩爱秀得高明”的羡慕声音。

  2017年年初,Joe用开网店的收入给Tommy买了最新款的手机,挑了他喜欢的金色款。Tommy后来“反思”自己对Joe送的礼物反应不够热烈,好像让Joe有些失望,专门写文辩解说自己其实没那么在意物质。

  他说:“更重要的是,有一点他想错了,他总觉得他没有送过我什么贵重的东西。其实,他送给我的东西够多了:他给了我家的温暖,给了我稳定的感情,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心、大而化之的宽容,还有,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孩子——Jack。”

  翻看他们微博一晚没睡的95后妹纸,恨不得冲到他们面前,给他们一份安全感。

  她留言告白说:“我们这一辈小孩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好到不行,起码也没觉得同志是另类。所以,你们可以对你的小孩不那么小心翼翼。”

  感受到来自年青一代的理解、支持与温暖,Tommy对未来也比较乐观,虽然,生活中还是不时会碰到一些小麻烦。

  4月初,又到填表的时候,今年的《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》比往年更详细,新增了填报本人、配偶、共同生活子女在国外的存款和投资情况。

  Tommy再次犯难,每年填表,他都有心理障碍:“亲爱的,想把你写进配偶一栏,可是不能。”

  第一页“个人婚姻情况”这栏,Tommy选择“未婚”时,心里觉得怪怪的:法律上我确实是未婚。可事实上我有爱人、有儿子、有家庭啊。

  填“已婚”?结婚证在哪里?谁认可你了?

  怎么填都难受。

  Tommy每次填表都在第一页上纠结半天。

  后面倒是简单了。涉及配偶、子女的条款很多,诸如从业情况、与外国人通婚情况、移居国外情况、经商办企业情况等等。

  Tommy一概填:无,无,无……

  这个“无”是“无奈”的“无”。

  Tommy在微博晒出写满“无”的表格,很多网友在下面留言:

  总有一天,会填满的。

  (来源:南都周刊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重庆同志,重庆同志会所,重庆同志聊天室,重庆男孩聊天室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重庆同志_重庆同志会所_重庆GAY公益网站对于任何包含于、经由、链接、下载或从任何与本网站有关服务(以下简称[服务])所获得 的信息、内容或广告(以下简称[资料]),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。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 [资料]所发生的风险都应自行承担。对于因[服务]、[资料]所生的任何直接、间接、附带的或因此而导致 的衍生性损失概不负责。 重庆同志网站为免费网址站,所有连接均来自网上,其相关内容一概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对相关网站内容 负责!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非法不良连接,请立即告之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.我们坚决支持和配 合专项行动! 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重庆同志_重庆同志会所_重庆GAY公益网站 X3.3

返回顶部